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资讯 > 奇闻 >

能让死者短暂复活!

2017-11-07 13:22 来源:未知  作者: admin
  次点击
  我叫吴香香,职业是遗体化妆师。
 
  说白了就是给死人化妆的。
 
  其实我胆子不大,干这行也是生计所迫。大学学的是彩妆专业,但是由于长的太“磕碜”,所以只能给尸体化化妆。
 
  做这行才1个月,我就经常做同一个梦。梦见那些我化妆过的尸体开口跟我说话……
 
  今天本市发生了一件特大交通事故,死了很多人。于是殡仪馆忙的不可开交,我也加班加到深夜。
 
  回家的路上,到处没有一个人。寂静的可怕……不远处的路灯下有一个小女孩。小女孩扎着一头麻花辫,背对着我蹲在地上。
 
  我走过去好心的问,“小妹妹,你怎么一个人在这?”
 
  小女孩孤独落幕的说,“我找不到家了。”
 
  我问:“你家在哪里?”
 
  “那。”小女孩指了指马路左边的建筑工地说。奇怪,那里不是正在施工吗,怎么会有人住在哪里?
 
  我想了想觉得不对劲,要不还是走吧?但看到这么一个小女孩在大马路上,估计会出什么事,于是好心的说:“要不我带帮你找家?”
 
  “好。”小女孩答应,转过头来。当她转过头时,我看到的还是一条——麻花辫。
 
  我吓得连忙大叫起来,撒开腿就跑。
 
  但好在小女孩没有追上来。我平安的回到家。XX后续内容关注微信公众号“龙套老王”回复关键词数字383即可看!XX到了家里上百度一搜小女孩指的建筑工地,才发现那是一个乱葬岗改建的!
 
  第二天醒来,我头疼的很。
 
  昨晚一夜没睡好,因为我做了和以前相同的梦。梦里我化过妆的那些尸体醒了,他们跟我正常的谈话,告诉我他们喜欢什么样的妆容。
 
  甚至有的直接把自己的头割下来放到桌子上,身体就在一边监视着,让我好好化。
 
  吓得我出了一夜冷汗,想醒也醒不过来。这大概就是做画尸人为什么这么薪水有6千多的原因,实在太考验心理承受能力了!
 
  洗刷完毕后,我一如往常的来到殡仪馆上班。
 
  前台的小文叫住了我:“香香,又有你的快递。说实话,是不是有人追你,天天给你寄东西?”
 
 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。其实我长的也不错,就是近几年脸上雀斑越来越多,导致我成了别人口中的“麻子脸”。但好在还有个谈了7年的男朋友对我不离不弃。我们已经订婚了,不会有人追我的。
 
  用剪刀拆开包裹,里面是一个精致的小盒子。我犹豫着没有打开。
 
  不知道为什么,最近总是是接二连三的收到包裹。有收到过大红色的嫁衣的,也有收到过喜帖的,甚至有一次还寄了一册春宫图给我。让人又气又羞!
 
  奇怪的是包裹上寄件人的电话和地址都没有,只在寄件人名字上写着——阴间。
 
  而收件人却清清楚楚的写着吴香香,上面就写着我的手机号和殡仪馆的地址。
 
  确认是没有寄错啊,但这一切也太离谱了吧?是什么人这么闲的恶作剧。或者是说,真的有鬼?
 
  “香香,你发什么呆,还不快点打开看看是什么?”小文催促我道。
 
  我小心翼翼的打开,看到里面是一枚蓝宝石戒指。戒指看起来品质上好,庄重优雅。
 
  “哇塞,谁送你这么好的戒指?这是求婚吗?你快戴上。”
 
  求婚?我已经有未婚夫了啊。再说了谁家恶作剧送这么贵重的东西。敌不过小文的催促,我把戒指给戴在了手上。一戴上去,它就仿佛有一种魔力般紧紧的吸附在手指上,怎么拔也拔不下来。
 
  我蹙眉说:“小文,戒指取不下来了,刚刚戴上去还好好的。”小文见状也着急了,热心的帮我在网上查了一下取戒指的方法。
 
  按照网上说的,小文帮我用细线在手指上饶了很多圈,再用线穿过戒指一拉。按理来再难取的戒指应该能取了,但是这个还是纹丝不动。
 
  就像沾了胶水一样。
 
  就在我和小文愁眉不展时,馆长发话了,“吴香香,你愣着干什么,今天生意那么忙又不是不知道。快来,这有一具尸体,你赶紧找个人一起去消毒。”
 
  “来了。”我走过去查看尸体。那尸体看起来已经死了很多天了,身上被扎到千疮百孔,到处是黑色的污血。
 
  说实话,当遗体化妆师真没外界想的那么简单,只要化妆就行。从接收一个遗体开始,消毒、清洗、化妆、梳头、换衣服这些都是要化妆师干的。
 
  为的就是死者能够有尊严,干干净净的火化。
 
  我看着散发着恶臭的尸体,捂住鼻子说:“这女的怎么死的这么惨啊?”
 
  同事小米告诉我说:“听说是情杀,身上一共被捅了40几刀!死了好几天才被人发现遗体。”
 
  我感叹了几句:“就这样也送来化妆?这年头真是什么都不安全,走吧,我们先把这个消毒了再说。”
 
  小米说:“没办法,人家亲属说了,死者生前爱美。一定要体面的火化。”
 
  于是我们两个开始了对尸体到消毒工作,就是拿着消毒水的管子往尸体身上冲洗。XX后续内容关注微信公众号“龙套老王”回复关键词数字383即可看!XX我到这里来也有一个月了,那些正常死亡的尸体已经能正常面对了。但这个惨死的么,实在是不敢直视……
 
  没办法,我只能忍住想吐的冲动继续给她消毒。谁让我拿着薪水呢,必须敬业才行啊。如果不是怕被开除的话,我早就一溜烟跑了,谁敢面对这么一条“咸鱼”啊。
 
  知道用“咸鱼”来比喻尸体,是对死者到不尊敬,但我真的想不到更好的比喻了。
 
  清洗干净尸体后,浴池里的水已经是混浊的暗红色了。把尸体身上的水擦干净后,我和小米要做的就是用海绵堵住她身上的孔。
 
  因为她身上的孔吧,会倒流出血水出来。到时候把寿衣弄脏了就不好看了。
 
  所有的孔都堵住了后就是化妆了,死者的五官虽然变形了,并且已经微微腐烂和出现尸斑了,但还看的出生前长的不错。我拿出准备为死人制造的化妆品套装,准备给她先上粉底。这款粉能够很好到遮住尸斑,并且让尸体看起来有气色一些。
 
  化完妆后,我准备给她穿寿衣。就在我半蹲着拿寿衣时,突然感觉有人在我身后做那种事。
 
  怎么会呢?我连忙站起来,却发现身后空空如也,别说人了,连个鬼影都没。
 
  于是我再次俯下身体翻寿衣,身后又有那种感觉传来。估计是产生了幻觉吧……但那种感觉怎么那么真实啊?就好像被人侵犯了一样。
 
  我没理会,没多久那种感觉就消失了。给尸体穿上寿衣后,她看起来很干净整洁。心中的成就感也油然而生。
 
  想不到我已经能面对这种恐怖级别的尸体了,得让馆长给我加薪才行。哈哈。
 
  小米到声音在身后想起,“香香,你来大姨妈了都不知道吗?这我来忙,你还不快去洗裤子!”
 
  我以为她在开玩笑,随口说道:“我姨妈刚走。”
 
  小米却很认真的劝我说:“你不会紊乱了吧?还不快去解决干净!”
 
  看她不像开玩笑的样子,我觉得不对劲起来。确实,身下有种湿黏的感觉,于是我说,“我这就去。”
 
  我脸上白一阵红一阵的,连忙跑到厕所。一看,裤子上果然有血。但姨妈明明就刚走没几天……
 
  忽然想起之前那种奇怪的感觉。就好像有人在我身后,但我转头去看又什么人都没有。
 
  难道我流血跟那个有什么关系?
 
  上网查了查什么情况下会流血。照我的情况来看,除了来姨妈就是失去第一次……
 
  我的第一次确实还在,那是留到下个月的新婚之夜的。而未婚夫也很宽容理解,支持我的这一行为。
 
  难道我24年的清白就这么没了?不会的,不会的。我是想多了,这一切只是巧合!
 
 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后,我回到家里。晚上我做了一个梦,梦里我在一间宫殿里,宫殿是灰色调的,到处挂着骷髅头,让人不寒而栗。
 
  突然,宫殿正中央的棺材动了。
 
  棺材盖子慢慢被打开,里面悠悠地走出一个美男。准确的说,是男鬼,谁家正常的男人躺棺材里去?吃饱了撑的?
 
  只见那个男鬼浑身悬在半空中,一头长发潇洒飘逸。身上的黑色长袍傲然不羁。此刻他正如君王一般看着我。
 
  我吓得不敢说话,只是呆呆的看着。有几分被吓到,但更多的是看傻了。
 
  男人薄唇轻启,勾勒出一丝不屑:“怎么,为夫有那么好看吗?”
 
  他悠悠开口,声音有点像醇厚的红酒。但说出来的话就不那么中听了。为夫?
 
  他姓为,名夫?
 
  好奇怪的名字。
 
  “这里是哪,你是谁?”我小心翼翼的问道,大气也不敢出。
 
  男人低沉悦耳的声音响起:“娘子,你忘了为夫?”
 
  听他这么说,我着急起来。什么娘子不娘子的?一种不好的预感传来,我连忙解释说:“我不是你娘子啊,你是不是看错了。你看我脸上这么多雀斑……”
 
  男人突然瞬间转移到我面前,眯起他狭长的双眸,凑近我的脸说:“没错,是为夫故意弄上去的。”
 
  听到他说这话,我下意识后退几步,倒吸一口冷气。“你到底是谁?为什么要那么做?”
 
  我这几年来越来越多的雀斑是他弄的?真的难以相信……如果真的是他弄的,我一定要打他一顿!害的我自卑了那么久!
 
  男人对我的问题不置可否。嘴角扬起一抹坏笑,目光赤果的看着我:“娘子,我们好久都没有欢爱了,为夫想要你。”XX后续内容关注微信公众号“龙套老王”回复关键词数字383即可看!XX
 
  说完他就要上来搂我,我麻利的躲开,没好气的说:“什么叫好久没?说的跟我们有过似的。”
 
  男人想了想说:“确实好久,上次还是在你拿衣服的时候。”
 
  我拿衣服的时候?难道他说的是拿寿衣那次……那次怎么可能是真的!“原来那个混蛋是你?你怎么可以那样,混蛋,人渣!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……我要杀了你!”
 
  男人长臂一揽,把我揽进怀里说:“娘子,你怎么能谋杀亲夫?”
 
  他炽热的唇风飘洒在我耳边,我却感到出奇的冷。这男人,作为一只鬼居然还有热气……
 
  我连忙挣扎开,“什么亲夫不亲夫的,我跟你什么关系都没有。”这样下去一定没什么好事,我要快点醒过来,离开这个噩梦!
 
  男人一把抓住我的手,深如潭底的眼睛看着我。冷声说:“你手上是什么?为夫祖传的戒指,戴上了它,你就是为夫的妻。”
 
  我才恍然大悟,“原来给我送包裹的人也是你?你到想干什么!这个戒指我不要,我取下来还你……”
 
  说完我就开始拼命的取戒指,但怎么取也取不了。戒指就仿佛吃定了我。
 
  男人轻而易举的制住我的双手,勾起唇角道,“别取了,除非为夫帮你取。否则就得剁掉手指才能摆脱它。”
 
  我厉声大骂:“你到底想做什么?我哪里招惹你了?把我变丑不说,为什么还要夺走我的清白!”
 
  为什么,我怎么这么倒霉。本来有些姣好的外貌和美满的爱情。都怪这个男鬼给搅黄了!要不是他,我也不用因为长的太“磕碜”到殡仪馆工作,也不用受未来婆家人的指指点点。这下倒好,连我唯一的清白都没了,不知道新婚之夜要怎么圆场……
 
  男人得逞的勾起嘴角:“为夫早就相中你了。我们下个月就结婚,”
 
  我听到他的话笑了起来,讽刺的说:“下个月我确实要结婚,不过不是跟你。”
 
  这男人真可笑。鬼还想和人结婚?怎么结?自古以来就没这种荒唐事。就算是冥婚,那也是得等我死了以后再配吧。
 
  男人看不出表情的冷笑一声:“是么?”
 
  这男人什么意思?不生气也不发怒,甚至都没个表态。他大概是知道鬼是敌不过人的,所以放弃了吧。想到这我就舒心起来,点头说:“当然。”
 
  突然,男人毫无预兆的扑了过来。冰凉的唇覆了上来,一双大手及其的不安分。
 
  他的身体很凉,浑身散发着摄人的气息。让我喘不过气。作为一只鬼,他的力气竟然大的可以。XX后续内容关注微信公众号“龙套老王”回复关键词数字383即可看!XX让我完全没有挣扎的余地,就那么一步步沦陷……
 
  第二天醒来,我发现身上酸痛不堪。像被卡车碾过一样。昨晚男人冰冷的身体,重如泰山,完全压的我喘不过气。
 
  起身,让自己不再想他。就当那是一场梦好了。反正失去的清白也补不回来。
 
  就算补了,也是假的。
 
  走到梳妆台前,我拿起梳子认真的梳头发。我的头发很长,长到了腰上。它们特别柔软,像绸缎一样,是我为数不多的骄傲。就在我一寸寸的梳头发时,梳子掉到了地上,我弯腰去捡。
 
  无意中看到镜子里的我还在梳头发,正冷冷的看着自己……
 
  我吓得跑出了房间。怎么会这样?我怎么这么倒霉……连梳头都能撞到鬼。
 
  不行,一定是我的工作。没进殡仪馆之前我还是个无神论者,更别提相信有鬼。但如今接二连三的碰见鬼让我不得不信。我现在就要去殡仪馆把工作辞了。平时在路上见鬼也就算了,居然家里都有了闹鬼事件。我一定不能忍受。
 
  就在我火急火燎的要去殡仪馆时,我在家里楼下见到了楚悦生。
 
  悦生是我的青梅竹马,我们从小就是邻居。已经谈了7年恋爱,如今早就已经是未婚夫妻了。婚礼就定在下个月。
 
  说来也是烦心。悦生的父母一直不喜欢我。我不会像别的儿媳妇那样说讨好他们的甜言蜜语,长的又不受人待见,家庭情况也没他家好。但好在悦生喜欢我,一直不放弃我。
 
  楚悦生从一手搭在车窗上,好看的眉眼看着我,温柔的说:“香香,你去工作吗?我送你。”XX后续内容关注微信公众号“龙套老王”回复关键词数字383即可看!XX
 
  “不用了。”我摆手说。我的工作一直对他们隐瞒,就说是在一家美容会所工作,没说是在殡仪馆。
 
  要知道我是在殡仪馆给死人化妆,他父母肯定又要说我不吉利了。
 
  “怎么了?我是特意来接你的。”楚悦生宠溺的看着我说,说完就打开车门走到我面前。
 
  我看着白皙的脸,干净的五官没有一丝杂质,好看的像一个女孩子。我抱了抱他说,“阿生,我知道你的好意。但真的不用了。你还是去忙婚礼的事吧。”
 
  他身上有种淡淡的薄荷香味,不仔细闻就闻不出来,似有若无,让人安心。
 
  悦生拍了拍我说,“那好,晚上我来接你。记得多穿点衣服,冷吧?”
 
  “不冷。”我笑着摇头说。
 
  此刻的我感觉很幸福,我只是一个满脸雀斑的遗体化妆师,能有他这么脾气好的富二代宠着我,我已经很满足了。
 
  想到一个月后我们的婚礼,我就很期待。那个什么男鬼,口口声声叫我娘子的男鬼,他叫什么名字来着?好像他没说他的名字。
 
  反正他是没戏了,还说什么下个月要娶我的话。可笑。
 
  我是要做悦生的新娘的。
 
  来到殡仪馆,馆长就急躁的喊我去把尸体洗干净。
 
  我说:“馆长,我想辞职。”
 
  “辞职?这么高的工资你要辞职啊?你到外面看看去,6千多块一个月的工作好找吗?再说了,我们找个化妆师也不容易,明天我就给你工资涨到7千好吧?”
 
  馆长说了一大堆,反正我是没听进去。就听见他说什么涨薪水。涨到7千一个月?朝九晚五,也不是不可以……
 
  再说了,我连上次被捅了40多刀的尸体都忍受下来了,还是咬牙干下去吧。我说:“好吧,那我去工作了。”就这样,我还是拜倒在了钱的脚下。没办法,我就要嫁人了,要是工资不高的话,到了他们家估计会更看不起我。
 
  来到化妆室的时候,小米已经帮我把尸体清洗好了,只要我化妆就行。
 
  这次的尸体是一个年轻男子。男子看起来死了不超过3天。长的还可以,也不知道怎么死的。
 
  我一边想着昨晚那男鬼的事,一边心不在焉的给尸体上粉底。
 
  “这个色号太浅,盖不住尸斑。你应该用2号……”一个男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吓得我跳了起来。我害怕的屏住呼吸,小心翼翼的转过头去,却发现什么人都没有。
 
  偏偏这个时候化妆室里又只有我一个人,旁边还有几具尸体躺好了等我去。
 
  我深呼吸一下,拿起颜色深一点的粉底往男尸体身上打去。
 
  就在我化完了时,那个声音又响起了,“还没画唇彩,男人就不要唇彩了么?”
 
  我吓得化妆品掉到了地上,害怕的问,“你是谁?”
 
  怎么会有声音呢?这里什么人没啊。那个男声听起来生气了,“别磨叽,快点化。”
 
  我吓得连忙跑了出去,“救命啊,小米,小文,化室里闹鬼了!”
 
  小文看见我说:“你别怕,我们这闹鬼很正常。喏,这个是桃木剑,拿在手上就没鬼会伤害你。”
 
  我接过她递过来的桃木剑,发抖着说:“可是我还是不敢进去。”
 
  这时小米闻声而来,“香香,什么闹鬼啊?”
 
  我说:“就是你洗干净给我的那个年轻男性尸体,给他化妆时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怎么画……”
 
  小米丝毫不关心闹鬼的事,而是八卦的说:“那个男的啊,你知道他怎么死的么?”
 
  小文问:“他那么年轻就得绝症了?”
 
  小米朝头发吹了口气说:“不是病死的!”
 
  我好奇的问:“那就是出意外了?可他身上没有外伤啊。”除了这几个原因外,我想不出一个青年人怎么能好端端的死了。
 
  小米凑进我们的耳边说:“我告诉你们,我给他洗澡时,发现他命根子没了。估计是这个原因死的。”
 
  我满脸尴尬,“额……小米人家都死了咱们就别八卦了。该干嘛干嘛去。对了,这把桃木剑能给我拿回家吗?”
 
  小文点头说:“能。”
 
  回到家里的时候,我特别害怕进门。这间房子是我租的,方便去殡仪馆上班才租的。现在既然里面闹鬼,我还是收拾行李跑路吧。
 
  开门后,镜子里的我依然在梳头,看着冷冷的自己……她的表情很诡异,冰冷的嘴角似笑非笑。就那么不知疲倦的梳头。
 
  我紧握住手中的桃木剑,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……
热门推荐
关于本站| 广告服务| 免责申明| 招聘信息| 联系我们|
Copyright © 2013 - 2017 河南青年报业网 All Rights Reserved